26 72

分享

疫情隨感

(提醒:負能量有點高,慎入)
最近疫情急速升溫,每天確診人數都破百,大家日日鎖定防疫進度,一整天都在質疑政府做不好,防疫不給力,疫苗為何不趕快引進,又要開始實名制煩不煩,政治人物狂打口水戰吵個不停。
網路上有個超中肯的比喻,他們說台灣現在就像是過去都考100分的小孩,有天突然考了80分,把大家嚇了一大跳,大家不懂他怎麼突然考不到100了,是不是覺得100分很好考就不想唸書?還是他都在玩沒在唸書?
  

80分也很高了,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嚴苛啊~你知道80分很難考嗎!?

在這個時局裡,老媽照例第一時間陷入恐慌,每天都在罵政府說她要打疫苗,三不五時就拿起消毒水噴來噴去,說她一直流鼻水快要暈倒可能要快篩一下,導致我就算在家工作沒出門也覺得壓力很大,然後就想起了多年前的回憶...
疫情

Photo by Nelly Antoniadou on Unsplash


大學時期參加了一個韓國姐妹校的夏令營,那是我期待很~久的短期進修,期待到出國前一天睡不著。因為同班好友都對韓文沒興趣,我也沒在選修課上遇到一樣喜歡韓文的人,所以那次是我人生第一次自己出國。
當時我的個性比現在更內向,身邊沒一個認識的人,又沒勇氣去搭訕同團的校友,整個孤單寂寞有點後悔報名夏令營。但上課第一天,我就忘了所有的焦慮不安,不管是新奇的教材、有趣的教學觀摩、還是跟不同國家的同學比手畫腳,各種新體驗都讓我興奮到沒時間害羞。
  

殊不知才上完一天課,我就身體不舒服。

剛開始還以為是睡眠不足智齒又發炎,因為我只要抵抗力變差就會發炎,但拔完一顆心理陰影面積太大遲遲不敢再拔。沒想到就這樣一路發燒到四十幾度,還頭暈到完全站不起來,一直很擔心自己會不會燒壞腦袋,真的寧死也不想燒壞腦袋啊...(現在想想,能在40幾度的高溫下想這些也是很了不起。)燒到最後只能吊點滴退燒,生平第一次吊的點滴就獻給韓國了,平常連打針都會跑的我已經燒到意識模糊,全身無力到手背扎針超痛也沒力氣叫。
等我吊完點滴終於恢復意識時,已經跟其他三位同學一起被關進一間四人房,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,也不知道自己生了什麼病,就算後來陸續有幾個日本同學住進來,大家還是不知道怎麼了。後來生病的人越來越多,學校宿舍不夠住,我們就被送去附近的大醫院隔離,在那裡重複著抽血、驗尿、量血壓、心電圖、換點滴、打針的過程。
忘了當時一天要抽幾管血,只記得有隻手抽到太多傷口彎不起來,痛到問護士可不可以換抽另一隻,沒想到另一隻血管找不到,多扎了三四次也抽不到血,最後還大黑青。萬念俱灰之下又重新抽原來那隻手,兩邊都被扎到像蜂窩,一個傷口還沒好就扎下一個,兩個傷口都沒好就扎第三個,真的快被逼瘋。
在被隔離的期間,台灣老師有來看過我們,站在防線外,距離非常遠,遠到根本聽不到他們說什麼,所以我們就叫他們講大聲一點。為了聽清楚點,我們不自覺地往前走,走到很接近防線的地方。然後老師們說
  

你們不要再往前了,這樣講話就好。

說不難過是騙人的,那句話傷害了我們所有人。在國外被隔離已經很恐慌,每天抽血做檢查也不知道在驗什麼,看到學校老師開心到眼淚都要流出來了,得到卻是這句話,因為太傷心,他們之後說了什麼我都不記得。
當時的年紀,真的沒辦法去同理他們的心情,那句話只讓我們充滿疑惑
  

這麼怕被傳染,何必硬要做樣子來探望呢?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們終於可以回家了。踏入家門的那一刻,就像是浩劫重生的感覺,眼淚差點流出來,但馬上被家人噴酒精的舉動止住,連沙發都沒坐到就被趕去房間閉關。
啊...原來不管是在國外還是家裡,得到流行病都像過街老鼠,大家恐懼的眼神都是一樣的,雖然現在可以理解他們的恐懼,但當下還是很受傷。
疫情
過了一陣子我才知道當時的病叫H1N1,原來我們跟第一個感染者搭了同一班飛機,不知道飛機上有多少人被感染,等我看到新聞的時候已經大流行了。我們當時能夠在開學前回家,是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是得了台灣感冒(?),只有少數幾位是陽性。雖然我是第一批被隔離的人,但我當時驗出來是陰性,只是普通的感冒,但讓我衝擊的是,跟我關在一起好幾天的女生,她是陽性 囧
雖然那次的夏令營就這樣悲慘結束,但我還是有交到兩個朋友,一位是後期才住進醫院隔離,以下簡稱A。另一位則是身體很好,從頭到尾都沒受到影響,在那次風波中全身而退,以下簡稱B。我們三個人個性完全不一樣,雖然都經歷過那場疫情,但經歷的情況不一樣,事後的想法也不一樣。
A的想法--> 她不是第一批被隔離的人,而是在外面待了一陣子才被隔離,最後驗出來是陰性。對她來說,當時被隔離不是因為生病,而是為了防疫。就算之後離病毒很近,最後還是沒有染病,所以她很豁達,認為不會得的人就是不會得,不需要太過恐慌,不會刻意限制活動,但會戴口罩。
B的想法--> 他完全沒有經歷過隔離的過程,沒有體會過隔離的痛苦,以及被當成病毒的煎熬。所以流行病對他來說比較像是常見的流行性感冒,是這次的封城跟居家隔離間接影響到出國行程才覺得事情有點大條。但與其說是害怕疫情,不如說是因為不想被限制活動,不想惹上麻煩,只好待在家自保。
至於我呢--> 經歷過被當病毒的嫌棄眼神,以及誤以為自己得了流行病的恐懼,在我心裡留下了很大的陰影。所以面對這次的疫情,我一直處於緊張狀態,就算台灣防疫做得很好,還是能不出門就不出門,因為我真的不想再經歷一次。

疫情

Photo by Patryk Sobczak on Unsplash

每次跟朋友聊到疫情,他們都會跟我說「你又不出門到底有什麼好緊張的?」唉,各位真是有所不知,我不出門,家人會出門啊!像我姊是門市人員每天要見很多人欸,人多就會有奧客,她壓力太大放假根本不想待在家,就算現在疫情升溫,她前兩天還是跟我媽說要去唱歌(眼神死)
然後今天一起床就面對老媽的大臭臉,說我姊公司有確診的人去過,公司要消毒,她要在家閉關三天...然後她又開始拿著消毒水到處噴,說她心情差到飯都吃不下必須去快篩(嗯?)
雖然我媽現在看起來怕到要崩潰,但她前幾天還是堅持出門給人洗頭喔!(說要幫他洗又說我會洗不乾淨拒絕)。朋友的想法剛好也能套用在她們身上,我媽是A,我姊是B,然後我....依然夾在中間很厭世。我看起來好像很冷靜,內心早就刮了好幾道龍捲風,尖叫好幾次...真的不想再體驗一次檢查地獄啊!
就在我快被這兩位極與極逼到要著火的時候,朋友傳訊息問我閱讀器的事。
  

友:我怕接下來會減少上班時間,在家會很無聊想買來看一下。

我:在家比較好啦,跟你說,我姐公司有確診的人去過。然後我媽恐慌到狂罵政府不給疫苗,一直說他在流鼻水要暈倒需要快篩...

友:嗯....我覺得你應該會先得到精神衰弱吧。

我早就得了好不好,你第一天認識我嗎!
#疫情 
分類:生活

全職韓中譯者,嗜讀者,影視狂人,資深狗奴。各類文章備份區。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[試讀] 愛が噛みつく悪い星 被愛狠咬一口的掃把星 - 沒做過膚淺的事,成不了不膚淺的大人。
  • 下一篇
  • かぞくのくに 應許之國:雙重人生 - 家是最遙遠的歸途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